也許是個性,也許是想要找回真正的自己,我就跟自己說,這一生最困擾我的,不是原生家庭,不是婚姻關係,其實是很個人的,最私密的慾望-我的性慾。

單身的時候,幾乎每晚都在自我安慰,即使有男友,有丈夫,還是覺得抓不到我的需要,真要要求對方時,又總是顧忌男人無法面對真相,與其造成說出來的壓力,無法輕鬆享受高潮,當然最理性的方法就是自己來。

男人的慾望是什麼,我的成長經驗裡,書本沒有教,也沒有長輩或是好友,提起或交換這個話題,一切都是視為男生的責任,現在回想起來,男人也沒有人教啊,卻因為角色,就需要擔負性愛的成敗,難怪小鮮肉成長過程裡,總是隱約感覺到他們不斷在焦慮。

為交往還是婚姻去取悅男性,一直違反我的價值觀,也不知是不是佛洛伊德的錯,大師早早就說,嬰孩口腔期就有性慾,所以千篇一律,要當我的男人,第一件事就是要學會幫我口交。

一直到結婚又離婚又結婚,真實的生活裡,自己只能透過外生殖器的刺激,才能達到高潮,以至男子生殖器大小粗細,沒有列入找伴的考量,條件是排除大男人,台灣很多男性,傳統一點的,是不願意用嘴接觸女性性器官,怕感染性病,也覺得有損男性尊嚴,一個男人趴在很多其他男人可能用過的地方接吻,光想像就足以讓一些人不舉。

我可以跟大家說,現在的我熱愛被男人插入的性愛方式,也很享受兩人啪啪啪的感覺,過去習慣性用手淫解除工作壓力的方式,也因為體會到男女不同的性愛,不再頻繁使用。

原因嗎?手淫就是純粹刺激性器官,高潮是短暫的,性愛中的插入,生理上性慾可以得到滿足,可以持續比較久,不需要一再反覆自慰行為,當然最重要的是,男女有互動,同時滿足心靈被對方喜愛的感覺。

我喜歡說性愛,你妳喜歡聽嗎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史密斯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