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ex的前女友M,是他大學的學妹,長髮披肩不施脂粉,外型清秀的她,功課絕佳,讓課業表現普普的Alex,很為她感到驕傲。兩人同居一年多,就和一般熱戀的學生情侶相同,每天一起上下學,趕著圖書館,參加社團活動,Alex真心的愛戀著M的一切。只是夜晚來臨,安靜又略沈默的M,彷彿成了另一個女人,雖然偶爾也會感到不解,Alex之前兩三次的交往經驗,對於M的性愛需求並無幫助,精力無窮的她,總說功課壓力太大,床上除了需索頻繁,不易高潮的她,有時候甚至要求綑綁施虐的性愛,異於平常的嘶喊跟激情,慢慢的習慣兩人互動方式,使他逐漸沈溺在M的愛慾世界不可自拔。

對於喜歡肛交的M,Alex總會花費時間跟金錢,搜尋國外的情趣用品網站,添置奇形怪狀的設備,來滿足容易厭煩性愛的M,漸漸的,Alex察覺M對自己的熱情不再,一星期總有一兩個晚上不在,又無法清楚交代去處,基於男人的本能,Alex知道有第三者的存在,外面的男人是無法跟自己競爭的,他一直深信著,但是也要盡快解決兩人的公開關係。

「快要畢業了,想要把妳介紹給我的家人,也好做結婚的準備。」他的真心告白,以為會為對方帶來感動,Alex對於自己的家世,有者十分的信心,畢業後兩人可以一起出國深造,回來再繼承家中事業。M的家境有點複雜,小學六年級就跟著媽媽改嫁,繼父是個年紀比媽媽小五歲的上班族,雖然條件不盡理想,總也是清清白白的女孩,特別是優異的功課,可以證明M是可以扮演好企業老闆娘的對象。

「可以聯絡你媽媽還有妳的叔叔(繼父),一起來吃個飯。」兩人在一起也一年多,一直沒有見過M的父母,其實騰說媽媽也住在同個城市裡。

「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空,我回家去問問看。」微遲疑的神情,M似乎沒有很開心,表情因為提到父母變的僵硬,只看到她往浴室走去,手機不知是跟媽媽或誰通話。

「媽媽等一下才會回來,我先回家去等她,再問她。」想要載M一同前往她家,M卻一味反對,說媽媽跟叔叔不知道男生的存在,可能會使家人錯愕,最後拗不過我的堅持,答應讓我送到家門口,她一個人進去。

      送走M回家後,在附近閒逛著,注意到車內M遺忘的皮夾,手機始終沒人接,又是忘了帶行動電源,擔心她會著急加上好奇心使然,車子掉頭停在她家四樓公寓門口,儘自按了門鈴,始終沒人回應,奇怪又不安的感覺襲來,我決定把車調離現場,在公寓對門咖啡廳坐下,靠窗靜靜觀望著。一小時過後,M的背後跟著一個中年男子出現,不經意出手,幫忙整理M有點散亂,又被風吹散的長髮,Alex的脊椎突然由腳涼到背,看到M離開視線範圍,儘速離開了公寓,以最大馬力逃離,這個再也不會回來的地方。

「你去哪裡了,想說你可以來接我,打給你也沒接 。」帶著紅暈的緋紅臉頰看著我,M的愉悅神情,一掃最近的黯然 。

「我已經知道了,你媽媽今天根本不在家,還有那個男的,就是你繼父?」看著她驚愕的表情,滿腔的憤怒跟疑惑很想揍人,為什麼是自己的繼父,那個大自己兩輪的中年人,何況還是自己媽媽的枕邊人,這麼不堪的事情,怎麼跟家人交代!

「我...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,對不起,傷害了你」久久說不出話來,囁嚅的話停在嘴邊,M眼淚已經不由自主的流洩在已經蒼白的臉龐上。

       上國中的那個暑假,叔叔趁媽媽晚上加班,強暴了未成年的M,由一開始的激烈抗拒,到最後成為享受性愛的快感,也成了自己逃避沈重課業壓力的方法,因為顧慮,M始終沒有告訴媽媽,大學急急的搬到外面住,但是始終無法逃避掉叔叔的引誘,直到遇到Alex 。

「那個男的有什麼好,值得妳背叛我們的感情?」一直放在心中的疑問,那些夜晚來臨就會發生的奇特癖好,是跟這個男人有關嗎?

「原諒我,我愛你,但我已經沒有辦法滿足於正常的做愛,我很壞需要被懲罰,只有叔叔知道怎麼懲罰不乖的小孩。」M羞愧又亢奮的眼神,在黑暗中閃閃發亮。

 

 

    史密斯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