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砲友說拜拜  

       雅利無預警的傳來訊息,有點像宣示又像是求諒解的要求分手。這兩個月,雖然我們都沒說出口,每個星期除了做愛以外,已經找不到共同話題,她會這時候提出分手,只能說有驚訝,但也心裡有數。

      在網路上認識單親媽媽的雅利,遭到家暴的過往,陰影始終跟隨著她,18歲嫁給生命中第一個男人,很快就有了小孩,從此也陷入做生意照顧小孩的惡質循環中,男人不但不幫忙分擔,稍有不順,雅利就成為性愛拳頭發洩的對象,如今32歲的雅利,很害怕被男人大小聲,反應總會不自覺的發抖著。

      36歲的我,在養護中心擔任護理師,在男人中算是脾氣好的性格一類,從來沒有打罵過女人。天蠍座的我,其實對性有強烈的需求,偶爾與伴侶玩性愛遊戲時,棋逢對手的話,喜歡安排綑綁或是小小的施虐一下對方,都會讓我感到心滿意足。

      雅利的出現,改變了我的性愛模式,恢復成傳統的做愛,只有插入進出陰道,雖然她也算十分敏感,愛撫的刺激之後,總可以因為我的插入很快高潮,她能因為我而滿足,內心某程度也滿足我的成就感。雅利覺得口水骯髒,所以不讓我舔呧她的妹妹,我之為女人口交,是因為對方可以達到陰蒂刺激後的高潮,增加女性在性愛上的快感,但是床上被動的狀況,更多時候是在服務對方,坦白說男人的快感就只有射精那2-3分鐘,比起女人可以高潮不斷,我是是羨慕女人的特殊生理結構。

      以交往為前提的跟雅利約砲,希望兩人可以繼續走下去,如果她前夫不要糾纏不放,我也願意跟她以及小孩三人組織新家庭,過著平淡的生活。雅利跟我繼續往來一年多,提到組織新家庭,卻會讓她害怕,前夫不會放手,加上對男人的不安全感,結婚的話題,就成了我們之間的禁忌。一直以為女人都會希望男人願意娶她回家照顧她,雙方有一個安定的家庭生活,雅利雖然是傳統型女人,對於再度走入家庭卻總是猶豫不決,離婚後接受擁有固定砲友,一切都是偷偷摸摸,無法跟家人坦白自己有男人,繼續保持並享受單身的自由。

      一直沒跟雅利說,我們交往的同時,我在交友網站另外結交了砲友,43歲熟女的她,是個家庭主婦,因為不需要我的承諾,反而彼此能輕鬆相處,雙方就是滿足性愛為前提,旅館3小時的時間,做愛的一小時以外,反而成為無所不談的朋友。姊姊的身份,讓她在床上奔放不羈,偶而還會因為不滿足大發脾氣。也因為這樣,反而讓我知道怎麼迎合她的需要,只要在姿勢上或是技巧上改變,總會得到她適時的讚賞,口交無疑是姊姊的最愛,有時候工作太累,只要盡心幫她達到高潮,姊姊都能體諒體力不繼的我,跟姊姊的約砲,成了我每星期最期待的時間。

      激烈的愛愛之後,慵懶的女人身體靠過來,她問起我跟雅利的情形,猶豫了一下,決定老實的跟她說分手的結果,本以為藉此可以跟姊姊取暖,也許還能增加床上的恩愛,意外她的沈默不語,開口說:

「我也有事情想跟你說,老公最近變的很熱情,我的情緒卻一直沒有跟上來,跟你在一起情形不一樣,我想要改變自己,無法有未來的我們,就一次做個結束吧!」一邊說著令人震驚卻遲早會出現的內容,她卻不停的捏著我極敏感的乳頭,明明是一個悲傷的結局,怎麼反而激起我更大的興奮感?

「嗯,知道了,應該的,這樣做也是為你好。」一翻身壓上對方女體,現在只想埋入她的雙乳中磨蹭,看著她呻吟扭曲的身體,被刺激著的感官需要更多,我強力分開她的雙腿,一路長驅直入,找到生命幸福的底端,貢獻精力征服對方,不斷的循環,追求剎那就是永恆的滿足。

     

    史密斯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