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崙    

      不可否認,北台灣身強力壯的男同志們,淡水沙崙海邊,提供大家野外有氧活動,豐富了夜店生活以外的聯誼活動。遇到天氣晴朗的午後,運氣好的話,開車來到淡水沙崙海域,沿著漁人碼頭開車或騎車往北,總能在海邊廢棄的沙崙軍營福利社,看到一幅幅養眼又誘人的男體,橫陳屋頂上曬太陽,享受著大自然給予的滋養。說真的,同志們找伴的本錢,就是那魁武又結實的一身精肉,男人的曲線美,往往是異性戀男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  猛男們曬日光浴的同時,其實也是相互觀察並尋找慰藉伴侶的時候,到處長滿荊棘的林投樹叢,巧妙的隔開了台灣北部海灘和碼頭公路,機靈的讀者也許會想到要問,沙崙海邊白天既然如此激情又養眼,那夜晚來臨的海灘上,豈不是成了天體愛好者的天堂,還是一幕幕,懾人心魄的野外交合好戲?

      為了得到第一手資料,莽撞的我,決定在無聊到爆的一個晚上,使用手機微信交友軟體,搖一搖淡水附近的寂寞男人,最後搭上休假沒事做的小海,28 歲單身的他,在某個知名連鎖電信門市,擔任店長,照片是在店裡跟客人介紹服務的半身照,看起來沈穩不失開朗,今晚正好輪休的他,人在麥當勞吃薯條喝可樂了一晚上,閒的發慌,正準備向鄰座國中妹妹搭訕時,我的訊息,及時拯救了道德正要沈淪的他,儘管我的年紀,足足是可愛妹妹的一倍大。

     聽說我想要夜遊沙崙,小海於是自告奮勇,自願陪我前往沙崙實地勘查一番,其實既然女人都答應見面了,有機會的話,他是不會放棄,實地演練久沒用的下半身機會,我當然心知肚明,要不手機搖一搖是在搖什麼,不就是搖出一個,免費放鬆壓力的陪伴者嗎。

      我的目的地在海邊,首先當然要問有沒有車,既然又是晚上的海岸,什麼狀況都可能發生,有女伴的男士,需要比平常更加的小心戒備。於是相約淡水麥當勞見面,白色的小型修旅車,已停在路邊多時,窗邊露出一個原子小金剛髮型的陽光男臉,我的心情頓時輕鬆了不少,仔細看,小海其實還蠻可愛的。

「這麼晚了,妳出來有沒有關係?」體貼的關心著我的狀況,明明年紀就比我小4歲,還裝老成。跟他說自己是一個文字工作者,越晚越有精神,

「妳是記者還是作家嗎?好厲害!」八字都沒一撇啦,實在不好意思承認,其實是整天想成為專欄作家的宅女,要不怎會想出用手機找伴夜遊的餿主意。

「沙崙海邊偏僻,是本地有名打野砲的地方,要有心理準備喔,可能會碰到偷窺狂,我還是第一次晚上靠近海灘的。」看看錶,接近凌晨,為了找到男伴,我已經花掉了四五個鐘頭,期待刺激的感覺,讓我都忘了晚餐,現在卻突然飢腸轆轆。小海拿出臨走前,打包的漢堡跟可樂給我,我一邊吃著東西,一邊不忘注意兩旁的道路變化,只能說空曠的海岸邊,四下無人,每個轉角看起來都一樣,如果小海要是要是想要使壞,我也只能請他下手輕一點了,一向鎮定的心情,又無來由的胡思亂想。

「妳看,涼亭那,有幾個人一直看向我們耶!」車停在路邊,雖然還是夏季的夜晚,偶爾有夜行單車客經過,寧靜的夜晚,晃動不已的樹叢,使得兩個人一時都不敢下車。

「ㄟ,妳想不想寫一篇海灘打野砲的故事,好刺激的感覺,今晚是個機會呦!」這是什麼打砲理由?也奇怪,四周寂靜又詭魅,昏暗的街燈,遠遠的幾個男人,又好像拿著相機之類的東西。不管了,既然來了,轉身看看小海興奮的神情,自己似乎一起亢奮了起來,心一橫就乾脆來體會一下,打野砲的感覺好了,也許會有迥然不同的經驗也說不定!

    小海車上拿下一張野餐墊子 ,我緊緊抓著小海的手,一起穿過涼亭伸手不見五指的樹叢,一下子雙腳就陷入沙堆,都是沙子。小海擔心被人跟蹤,一直往裡走,海浪不斷在腳邊捲起又退去,大自然的奇特景象跟聲音,吸引著我的注意力。總算決定一個出口高處,鋪上帶來的墊子,一時兩人因為既將發生的過程,感到尷尬,反而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  小海靠近我的身體,從後面抱住我,兩人抬頭看著滿天的星斗,遠方又有捕魚的電石火船,照的天空一片通明。我轉過身尋找小海的嘴唇,濕潤又溫暖,感覺男人有了生理反應,頂著我的下半身,讓人產生細微的電流流竄全身,他的手隔著褻衣,不斷磨擦著我的乳房,瞬時我的胸部尖挺了起來。

「動作要快一點,好像有看到手機的光影,不要真的過來才好。」小海小聲呢喃著,於是顧不得羞恥不羞恥,我急忙脫下內褲,抓在手上,任由小海由後面插入動作。

「保險套勒,要戴喔!」男生又急急忙忙撕開袋子,重新忙亂一番,小海的手緊緊的抓住我的腰,不斷的迅速的衝刺抽動,力道之大,一陣子覺得快要撐破子宮。不知那來的快感,我的喘息叫聲,幾幾乎蓋過海浪的聲音,事後害羞到不敢抬頭。整個過程,小海極端的亢奮著,因為感染到他的興奮,又害怕陌生人的出現,也不需要任何前戲,三五分鐘就匆匆結束,兩人穿回內衣褲,只見膝蓋鞋子到處都是隱藏的沙子,全身卻因為緊張又高亢的緊繃,突然得到未曾有過的放鬆,難以形容的平靜心情,有了滿足感。

      循著原路走回去,剛在路口遇上的男人,依然還在,晚了,又多了幾個類似的單身男子,在附近徘徊,彼此似乎陌生,並不說話。

「他們可能是同志吧,應該不是偷窺狂。」拼命的清理全身的砂石,留在車內只會造成小海的困擾。

「不要擔心沙子,真是好刺激的野外性愛。還有,能再給我一次機會,彌補妳今晚沒有盡興的犧牲嗎?]小海在車內,轉身靠過來,又是一陣激烈的熱吻,被抓的胸部直挺挺,我的感覺又來了,等下既將發生的十八級車震,又將是一段難忘的回憶。

     

    史密斯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