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浪之女  

      華燈初上,下午五點鐘,屏東恆春的夜市一隅,不知何時駛進一輛中型貨車,就近搭起帳棚來。車上下來幾個幫手, 規則的排列著一疊疊紅色塑膠椅,圍起一個小型舞台範圍 ,兩個女生遮遮掩掩的化著妝,鄰近小孩都知道,「王碌康樂團」來了,今晚又有脫衣舞可看 。

「 阿華,這次離開 ,你就好好跟著林叔叔他們夫妻,阿母對不起你,你是家中老大,後面還有這麼多弟妹要養。出門在外,不比家裡頭,要會看頭看臉。」淑華默默接過阿母做的便當盒,外面還用下田常用的紅色碎花布包裹著。這一年她十四歲,離國中畢業還有幾個月,一個契約,決定了淑華的未來人生 ,往後除了每個月固定寄回家的生活費,淑華再也沒有回到這個家過。

「強精又健骨的大力丸,五佰沒有,四百沒有,三百少五十,外加馬上要表演的Speical,人客啊,要買要快,小弟弟小妹妹還沒長大,就退到後面去,不要佔位子。」國仔的聲音,穿過麥克風傳播出去,極具誘惑性,前排哪些不知哪冒出來的羅漢腳,鬍子都花白的歐吉尚,紛紛掏出錢來,好像在打發男主持人,不要耽誤了後面的精彩節目。

      八月的南國豔陽,吃過晚飯,依然感覺溫度高的擾人,彷彿空氣都蒸發掉了,呼吸感到困難。貨櫃車裡兩支低音喇掰,傳來江蕙苦酒的探戈音樂,剛來的露露,用著她稚嫩的童音,生澀的扭跳著不熟的舞步,汗水濕透了黑色的小禮服,也只換來嘻嘻落落的掌聲,催促著她趕快下台。

      舞台後面,阿華安慰的拍拍露露肩膀,隨即披著那件多年的粉紅色斗蓬,隨著西卿廣東花樂曲,緩緩步出舞台。阿華雖然從事這個脫衣舞工作多年,依然是脂粉不施,清湯掛麵的髮型,除非上台的時間,很難會注意到這個沈默的鄉下女孩。閃爍的霓虹燈,加上阿華扭動的腰肢,逐漸褪下的衣衫,達到當晚最高潮,台下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男子們,陶醉在阿華肉香四溢的肢體動作中,最後也亦猶未竟,雖不滿意也還能接受的離開。

「阿華,那個常來捧場的王董,今晚又來了,他說今晚非要你陪他,反正他也很大方,不會讓你吃虧的。」國仔努力說服著阿華,並不敢勉強。雖然當初,阿華的阿母是以30萬賣斷她,這幾年也多虧了阿華,總在需要資金的時候,幫忙安耐住那些老色鬼,康樂團始有今天生意蒸蒸日上,在台中甚至買了一間透天厝,作為將來好養老的處所。

「王董已經有三個太太的人,還不是叫我再當他第四個,」阿華頭也不抬,儘自收拾著表演細軟,那張細緻的臉龐,面無表情的回答。

「頂多再多表演幾場,日子也不是過不去。」阿華心裡略過志雄的身影,那個每次經過台南永康,都會出現的阿兵哥。只要知道要到當地,阿華當天就會堅持不化妝,不脫光,任由台下噓聲四起。她知道這只是一個夢,一個永遠不會實現的春夢,但是也是她意識到自己也是一個普通女人的時候。

     永康夜市中人聲鼎沸 ,露露趴在後台,不斷的哭泣著,國仔夫妻不斷在旁勸慰,前面音樂聲響起苦酒的探戈,這是露露第一次要表演脫衣舞,十六歲的她,已經哭的妝容全毀,肩膀不住的抖動著。

「不表演的話,你父母拿走的簽約金,可是要歸還的,你弟妹要吃什麼?」熟悉的對白,一樣的場景,再度發生在阿華眼前,這次是換成沒有血緣關係的人。看著露露稚嫩的臉龐,還沒有發育完全的胸部,纖細的四肢,每個人都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。阿華望向舞台邊側的阿兵哥,現實的人生,終究只是一場夢,

「你不用表演,我會負責全場,儘管唱你的歌,如果將來債還清了,就趕快回老家去。」不顧露露驚訝的表情,阿華再度批起,那件稍微褪色的粉紅色斗蓬,隨著廣東花歌曲出場,這次例外的,裡面什麼都沒有穿。

    史密斯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