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術館尋愛  

      剛搬來這個城市幾個月,丈夫因為工作關係經常需要出差不在家,習慣了兩人的生活世界,我逐漸感到孤單寂寞。

      大學時候,有空的話就會旁聽藝術系的課程,對於戰後巴黎畫壇的新興蓬勃發展,深感興趣。這幾天印象畫派始祖,莫內的日出,終於全世界巡迴,來到居住的市內展出。丈夫依然抽不出時間陪,他的歉咎心理下,答應可以買一幅畫送給我自己。開心的我,只要有時間,就會在各個私人藝廊看畫,藉機重溫並且印證,教科書上的美好時代,並希望有機會,找到一幅可以蒐藏的好作品。

「喜歡印象畫派的風格?」一個低沈的嗓音,不知什麼時候靠近身旁,回頭一望,30出頭左右,柔順及肩的中長髮男性,瘦削卻又結實的體格,類型應該是喜歡運動的人,

「嗯,喜歡純粹原色的感覺,熱情躍然紙上。」不習慣跟陌生人接觸,淡淡的回應著。

「最近莫內的展覽,有幾幅不錯的作品,可以參考,正想前去觀賞,可以一起去。」瘦削男子臉上表情透露著興奮,輕輕的搖動肩上的頭髮,柔柔的捲髮,隨著他的動作,在空氣中晃動不已。

      莫內日出      

      看畫的時候,如能有專業人員陪同賞畫,是有意義又愉快的事。跟誠誠約在市立美術館外面見面,等待的時候,坐在充滿現代藝術感的咖啡館裡,焦急的望向窗外。雖然知道年輕男子,是為了工作前來,但是自己已經坐四望五的年紀,還是會介意外表是不是互搭,跟年輕男子單獨相處,不要太引人注意才好。

「讓你等很久,交通堵塞很厲害,車子轉來轉去找不到停車位置!走吧」有點黝黑的臉龐,落下熾熱陽光的痕跡,金邊眼鏡和束綁起來的頭髮,誠誠和初見面的慵懶不羈造型不同,精神中透露著成熟魅力。一時眼睛不敢直望對方,我在害羞嗎?

      誠誠的藝術系背景,雖然大學主攻視覺媒體藝術,但是對於美術史的來龍去脈,卻是款款而談,毫不陌生。加上誠誠畫廊本身已有的印象畫派蒐藏,一路上兩人談談笑笑,相互交換意見,時間過的好快,整場展覽就要看完結束。

「餓了吧,地下室有個咖啡廳,坐下來休息一下,有趕時間嗎?」一起走路說話是一回事,坐下來面對面又是另一回事。此時的我,整個人就是心神不寧,看著他的嘴一張一闔,儘管點頭稱是,卻在想他跟女友在一起的樣子是瀟灑不羈,還是溫柔體貼,我是怎麼了,他是小十幾歲的男子,根本不可能!

「姐,妳在想什麼,還是不舒服,怎麼滿臉通紅?」

「我扶妳去休息區,看是不是需要醫生?」羞於看著他,只是默默跟著走到化妝休息區。

      地下室一隅,周遭一片安靜,附近沒有其他遊客出入。面對我的沈默,誠誠不再說話,只是張著眼睛看著我,他的瞳孔逐漸放大,我正想要努力開口,打破尷尬,他一下靠近我的臉,仔細的看著我,不安的心情只想逃避時,他軟嫩的嘴唇已經熱烈的貼在自己的嘴唇上。我一時過於驚慌,卻無法掙脫他強勁有力的臂膀,他用力頂開牙齒,把舌頭伸入我的嘴內,那一刻我融化了,無力反抗,也許也不想反抗。

「可以嗎?到男廁裡,這時候沒有人的!好嗎?」他又用力的頂著我的下體,不好,不要,全成了內心裡的反抗,也許根本沒有說出來過,男人的費落蒙,已經主宰了我的身體,就讓惡魔帶我進入沈淪的地獄,此刻只能祈禱肉體的歡愉。

「等一下我還有事,就不送你回去,喔對了,這個月我還需要業績,妳應該可以幫幫忙吧,我再打電話給妳,好嗎?」他在我的臉頰,就像獎賞小孩一樣,輕快的啄了一下。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史密斯太太(18+)

史密斯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