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愛向日葵 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 隔壁房間又傳來不間斷的縫衣機踩踏聲,喵了一眼,午夜12點過沒多久,轉過身繼續看我的電腦螢幕,這下聲音又要持續到三更半夜才可能停止。

      「我說阿蕙,錢要賺,細命也要顧,不要最後賺來的是一身的病痛,很不值啊!」媽媽的客人江阿姨,三不五時會來修改衣服,順便陪媽媽說笑一下。小房間裡總是會傳來窸嗦的人聲,電視多數時間,都是停留在新聞播報台的畫面,聽不到媽媽的回答。

      「十幾年了,銀行那筆債務也該還完了吧,你還40不到,小孩大了,家中三個大男人,也可以開始幫忙家計吧。」江阿姨的話後面,媽媽不知道說什麼,之後就陷入一陣沈默中,機器踏板聲又開始飛快了起來。從小的記憶,每個月初爸媽總為銀行的催繳來函陷入焦慮。那幾天,我跟弟弟都會盡量呆在房間裡,深怕一不小心,就會引發媽媽的流淚不止。

      蛋頭找到幾個妹,問我要不要一起騎車去北海岸一遊。都十八了,每次需要跟女生面對面,就會讓我面紅耳赤,搭不上話。每天課後,匆忙趕去打工的飲料店,喜愛的籃球,都還要擠出僅剩的一點時間,才能好好的揮汗一下,幾次媽媽神秘的問我,有沒有認識的女孩子,認識女孩?要花時間要花金錢,每個月打工的錢,給媽媽以後,也只夠自己的開銷,只好說不想認識,沒有興趣,天曉得,我一想到女孩子都還會顫抖啊。

      「小孩會聽到啦,老大還不知道,是當時外公要他們爸爸聘金50萬。他沒有錢,跟親友籌措的借款,加上小孩陸續初生,需要生活費, 最後只有靠以債養債的方式,欠下鉅額卡債,才會被銀行催繳。分期付款償還到現在,也拖累了老大,小小年紀,無法安心上學,需要打工賺錢貼補家用。」阿蕙喃喃敘述著,這場帶來她人生轉捩點的婚姻。阿蕙並沒有停下手邊工作,看不見當時臉上表情。

      最近一兩年,喜好喝酒的爸爸,也好不容易有比較穩定的警衛工作,我跟媽媽也輕鬆許多。今年我偷偷報名大學入學考試,希望有機會當一名大學生,也許能夠參加社團,認識學弟妹,嘗一下戀愛是什麼滋味!

      「阿弟,不論你做什麼決定,媽媽都會支持你,將來你也不用待在家裡。只是目前媽媽需要你的那份薪水,這樣很自私,很對不起你。」話剛說完,媽媽眼淚又掉了下來。 別哭!我不會放你一個人擔負家計重任,大學生活也只不過是一個願望,誰說願望一定要實現?

     晚上工作完,拖著疲累不堪的身體回到家,又聽到客廳吵鬧的聲音,一進房間,媽媽摀著腫脹的眼睛進來,趕忙說沒關係,只是小傷而已。滿腔的憤怒,幾乎就要爆發,我們大家,為了爸爸當年沒有準備好的婚姻承諾,造成今天家中財務惡性循環。沒有反省,不如意時還動輒拳腳相向,我為媽媽的犧牲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 「阿弟,為結婚而結婚的傳統想法,給媽媽一段無法兌現承諾的婚姻,傷害了媽媽,也是同樣傷害你爸爸,甚至禍及下一代。 希望你不要再重蹈爸媽的路,認識女孩就要為對方多想一下 ,無法照顧對方,就不要輕易談論婚姻,一個人過也是很好。」媽媽的話,一個人也是很好,一直在耳邊縈繞不去.........。

, ,
創作者介紹

史密斯太太(18+)

史密斯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